目前放任lofter自由长草中,但还是欢迎偶尔的来客:D
拔杯|EC|福华|狼队|伞修|喻黄|鼠猫|billdip|靖苏|赤黑|
以上cp可能随时都会产粮……换个cp写写也是常有的事,总之是个杂食动物

【XM全员】决战吧,寒假作业!(欢脱一发完)

-来自一条寒假作业写不完的咸鱼:)
-叉男全员,时间在天启之后,多cp
-ooc预警,有毒预警,玩梗预警
-借用的是lo本人这边的开学时间

-我们的口号是:学海无涯,回头是岸;放下作业,立地成佛【bu
——————————————————————————————————————————————————————————————————
-1-   

        泽维尔学校的冬季几乎不会感觉到寒冷,自从敬爱的校长被某天启薅了毛之后,所有学生都体贴地一致同意由Ororo和Bobby两尊大神来调控学院里的天气,毕竟没有人想看到自家校长因为耐不住严寒而戴上隔壁兄弟会首领送来的蹩脚棉织帽,他们齐心协力要把一切奸情的火种扼杀在摇篮里。

        这也就造成了,如果你在泽维尔学院里面拦住一个人问日期,一千个回答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一成不变的温暖气候里滋润太久,没有人会记得确切的时间。

       “Jean,你知道还有多久开学吗?”老实人Kurt看着一群没心没肺的同窗终日疯玩,第一个想起了这件严肃的事情,不禁担忧。选了一个比较靠谱的优等生Jean Grey提出疑问。

        “哈?我们不是刚放寒假吗?”一旁的银发少年见机插嘴,投过来一个不理解的目光,“至少还有一个月吧。”

        被问到的红发少女皱着眉想了想:“不,我记得……好像是2月12号开学?”

        “什么?不是2月21号吗?”Pietro受到惊吓。

        “我一直记得是2月28啊。”Bobby加入讨论,一只手托起了下巴思考状,神情严肃,“John你记的是几号?”

        “2月31。”火人两条胳膊枕在脑后,漫不经心地回答。

        “2月只有28天,天才们。”Scott见他们聊着难得正经的话题,挑了挑眉凑过来揶揄:“所以今天到底几号?”

        千欢吹爆了一个粉红色的泡泡,水钻耳环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一边嚼着泡泡糖翻了个白眼:“你们就不会看手机的吗?我们学校好像还没有禁手机吧?”

        “千欢,说机不带……”Kurt认真地指出她的不文明,说到一半就被Warren打断。

        黑色双马尾的女孩懒得理他,低下头去翻找手机,巧妙避开了Warren挑衅地出言逗弄小蓝魔的瞎眼一幕。

        屏幕解锁,Pietro好奇地抢先凑过来看,被鲜红的2月6号的字样深深刺激了的心灵。Kurt忘记了还击Warren的嘲弄,Warren的翅膀轻微地抖了抖,Bobby一下没控制好能力冻死了一棵草,John被手上把玩的火球灼伤了指尖,Pietro在绝望中看见了吃豆人GAME OVER的界面。千欢拍了拍他的肩:“少年,现实总是残酷的。”

        “七天!还有七天就开学了!”他的世界在眼前崩塌,“我去绕地球跑几圈冷静一下。”

        “千欢你都不着急的吗?”Scott看着屏幕上的死亡通牒日期,抱臂像在审问间谍。

        她耸了耸肩:“这就是好姐妹的情感体现,Jean和Kitty还有Ororo会帮我的。”说着对远处树下正在看书的Jean竖起一个大拇指,对方默契地向她回竖同样的手势。

        ——叛徒。

        这是所有男同胞的心声。

        “很好,男孩们,我们也要联合起来了。”小队长回过身,目光锋利如刀,如临大敌,“现在有谁是作业一个字没写的?”

        齐刷刷一片的手举起来。

         Scott顿时感觉这比策划一次决战还要令人头疼。


-2-

        “偷窃是不对的!”Kurt诧异地睁大眼睛,不由自主放大了声音,被眼疾手快的Warren捂住嘴,他放低声音继续抗议,“为什么一定要我来?”

        “因为你的能力最方便潜入老师办公室!”Scott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眼前品德高尚的小恶魔,“而且你和Hank老师都是蓝色的,被发现应该也能下手轻点。”

         Kurt的尾巴纠结地打着旋:“这根本不能算理由……”

         “怕什么,你要是真的撑不住了我会去救你的,还是说你不敢?”天使不屑地看着他,对着走廊对面Hank的实验室扬了扬头,使出百试百灵的激将法。

        果然,蓝魔对他故作凶狠地呲了呲牙,在他怀中砰得化作了一团蓝烟。

        Warren得意地用目光示意一众男生,不得不说Warren 对Kurt还是有些了解的。Pietro给他点了个赞,就看见蓝烟出现在他头顶,报复性地拍了一下天使的翅膀尖,再度消失,才瞬移到了锁着门的实验室里。

        Pietro忍不住笑出声,换来Warren怒气冲冲的宣战。

       快银果断跑路,化作一阵骄傲放纵的风。Scott看着两个猪队友打闹着肇事逃逸,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来过一样留下了一地羽毛。

        Scott压住隐隐跳动的太阳穴转过身,不情愿却又无可奈何地开始收拾地上的犯罪现场,把羽毛一根一根捡起来,视野中忽然出现了一双旧皮靴。眼熟得可憎。

       “瘦子,你在这当清洁工?”Logan叼着烟,挑眉看着眼前毛没长齐但已经成了潜在情敌的小伙子,吐出一个烟圈,完全没有意识到眼前的镭射眼已经冒起了青筋,不识时务地把烟灰抖在了羽毛散乱的地板上,“那顺便帮我也把这灰扫了吧。”


-3-

        在小说里经常有这么一个比喻:如果XXX的目光能化作实体的话,那么XXX早就被射穿千百次了。

        但他是Scott,他是镭射眼,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摘下眼镜将思想付诸于实践。

        反正谁都知道,Logan老师的复原力比某个到处认儿子的伪神还强。被射个千百次不在话下。

        简直泽维尔第一出气包。贼耐打。

 
-4-

        “同志们,Scott为了给我跟Warren打掩护已经……壮烈牺牲。”Pietro目睹了实验室外祖国江山一片红,步伐沉痛地走进他们临时占据的基地,里面正在奋笔狂抄的Bobby和John震惊地抬头,手中的笔掉落在桌子上,发出清脆的绝响。

        “不……我不相信……”John的笔尖在Kurt偷来的寒假作业参考答案上划出一道墨迹,用力一拳砸在桌子上。Bobby也是脸色阴沉,沉浸在失去战友的悲伤中。

        Kurt安静地为Scott画十字:“烈士永存。”

        “听着,各位,这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Warren目光坚决,一拍桌子,“我们必须沿着Scott壮士用热血铺成的这条路走下去,寒假作业的阴云仍然笼罩在我们头顶。”

        “Warren说的没错,我们现在已经掌握了数理化的作业答案,下一步就是战斗理论知识——你们有谁还记得Raven老师教导过的话?”

        Kurt非常听话地举手:“忘记你从前所学的一切,你们是X战警。”

        “Good job!Kurt.”Pietro自顾自与他击掌,动作坦荡看不出一丝尴尬。

        “提问。”John却没有附和,“如果我只做到了前面一个要求怎么办?”

        Pietro打了个响指:“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开始策划绝地反击了同志们。没有什么是搞一个大新闻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个。”

        Warren一脸冷漠地鼓掌:“你爹听到了一定很欣慰。”


-5-

       全程围观的幻影猫感觉自己尴尬症都要犯了——妈的,中二病。

        听墙角的千欢跟她有同样的想法——妈的,一群中二病。

        小淘气根本不想承认她和这些人是同学——妈的,一群浑身是戏的中二病。


-6-

        Pietro 的大新闻还是没有搞起来。因为天启事件全程目击者Warren提醒了他Charles专治各种搞事的神奇体质,你看隔壁兄弟会的万磁王专注搞事五十年最终还是在教授面前服服帖帖的。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搞事必备人员Ororo不配合。

       “不管你们说什么我都是不会加入你们的。”风暴女一脸正义,“我好不容易写完了一半的作业。”

        “在你眼里难道寒假作业比我们之间的同学情谊还要重要吗!”Pietro义愤填膺地控诉。

        “你们还不是为了寒假作业就来抓我当苦力!”Ororo翻白眼,Pietro警惕地后退一步,然后她翻了个更大的白眼,“刮风暴?你还不如高速环绕学校作圆周运动。”

        “那样的话谁都知道是我干的,还是你弄个风暴什么的比较自然。”

        Ororo自然地把他们从窗口丢了出去。

        Warren张开双翼护住了Kurt,Bobby给John用冰作了一个缓冲坡,Pietro愤怒地自己落地。

        John耸肩,提出自己的意见:“Pietro,我觉得是你招揽队员的方式不对。你要是拿Raven老师的偷拍去做筹码她肯定会答应的。”

        “你根本不了解用我的能力偷拍出来的是什么样的。”他撇撇嘴,驳回,“那都不叫照片,那叫表情包。”

        Bobby仿佛get到了什么点:“等等所以你平时那么多我们的表情包就是这么来的?”

        Pietro安静得像只鹌鹑。

        “我要去兄弟会。”John无力地趴在冰人身上,“那里没有寒假作业,而且没有智障同学。”


  
-7- 

        Raven今天内第三次被一阵银风刮过。她捏着手中明显是被翻乱的一叠文件,忍无可忍地变成了Pietro的样子。这已经是第三次了,那个仗着自己跑得快就肆无忌惮犯事的小崽子也不知道究竟是想从她手上找到什么东西,只要她抱着纸状物出现,必有风来翻。

        ——她倒要看看那群不省心的学生想整什么幺蛾子。

        Raven顶着Pietro的面孔找到了平时的搞事者聚集地,正好赶上他们从Ororo那里回来开工,推门进去看见的果然都是熟悉的面孔。Warren悠闲地把脚翘在课桌上,翅膀张开,用一根根羽毛夹着笔同时写着六本作业,Kurt在门口紧张地把风,John和Bobby则窝在角落暗搓搓地准备开学要测验的知识点的小抄。

        ——exm???变种能力是用来干这个的吗???John和Bobby别以为我没看到你们打算用Warren的翅膀来藏小抄。

        Raven替哥哥Charles感到心累,整天教这群崽子们得白多少头发啊……哦不对他根本没有头发。

        Raven心情复杂。

       “Pietro你终于回来了,战斗理论课的作业找到了吗——WTF?!” Warren看着眼前的战友变回魔形女,没忍住爆了一句粗,翅膀下的几支笔啪啪折断。

        Kurt为Pietro也划了个十字:又一位战友阵亡了,阿门。

       “听好了,我教的战术理论课没有参考答案的备份,你们这群兔崽子不要再想着能从我这里找到答案了。”Raven扬了扬手中的文档,“要是Pietro再来翻我的私货,我就变成他的样子去吃喝嫖赌泡妹子,然后把他丢到牌皇那里去。”

        在场所有男同胞都打了个寒颤,不得不说这招既不要脸又阴损。

        ——都特么是寒假作业惹的祸。

        忍辱负重的革命小分队含泪望天。


-8-

        “Gambit,你经历过绝望吗?”事情败露之后的Pietro坐在牌皇身边,语气中承载着化不开的悲伤。

        Gambit早已习惯这只来去无踪的银色小兔子,伸出手揉揉他凌乱的短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Cher你这样我很心疼。”

        “一切都没有希望了。”少年愁眉苦脸地托着腮,“可能这就是我宿命的终点,Gambit,在这穷途末路上唯一能给我慰籍就只有你了。”

        “我很荣幸陪你走到最后。”男人捏了捏他鼓起的脸,无奈地笑。

        Pietro的目光中闪烁着悲凉:“你愿意陪我踏入最后的浩劫吗?”

        “不,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帮你写寒假作业的。这是为你好。”

        Pietro一脚踹翻了他们友谊的小船。

        另一边,Scott目光沧桑,望向不知名的远方:“Logan,你经历过绝望吗?”

        “……”

        “Logan?”

        “……”

        “帮我写寒假作业吧。”

        “滚犊子!老子刚才被你射的时候就他妈很绝望!”


-9-

        Scott和Logan两个大杀器打起架来直接炸掉了半个学校。

        返回学校的Pietro摊手:“看吧,我就说了,最后还是得靠搞新闻来解决。”

        虽然他们还是没有写完寒假作业,但至少出现了一线转机不是吗?没写寒假作业的众人抱着侥幸心理期待着教授能够被这件事转移精力,忘记作业这茬,然而Charles一脸和善地坐着轮椅飘出来,背后威风凛凛的万磁王一招手,房屋的漏洞自动修复。

        ——神TM万磁王,神TM兄弟会和X战警势不两立。

        Bobby和John忽然觉得加入哪边都无所谓了,连两方首领都不敬业地演好对立的角色,变种人吃枣药丸。逆转未来都救不了。

        “Raven老师跟我举报说有人打算抄作业啊。”Charles笑眯眯地飘下来,金属轮椅平稳缓慢,“寒假作业还没做完?”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众人望天望地望凤凰。

        凤凰表示拒绝当挡箭牌。

        于是Pietro,Scott,Bobby,John,Kurt,Warren几人被一个个脑出来。快银试图开溜结果被Erik看穿,吸住了他护目镜里的金属成分。

        什么叫向黑恶势力低头?大概就是泽维尔学院搞完事之后隔壁Erik来镇场子时常见的一幕。

        尽管一般金门大桥一日游这种惨案都会被心地善良的小教授阻止,但是最后都会演变成x战警全员痛心疾首地看着自己敬爱的大白菜被猪拱了,目送两人回房间去……下棋。

        Raven一点也不想解释这个词里有什么意义。她强势地把Hank的参考答案从一群搞事分子的手中要回来交还给那个受宠若惊的蓝毛球,担起学院大权把他们发配去了自习室。

        ——全世界都在放闪,唯我在赶寒假作业。

        六人坐在自习室里,叹息声闻者落泪听者伤心。此起彼伏堪比合唱团。

        二月初春开学季,青草池塘处处蛙。

        直到很多年以后,这件战况惨烈的大型灾难片仍被外界拿来说事:“我跟你讲,你生在普通人的学校已经算好命了,人家泽维尔少年天赋学院的学生补个寒假作业都是腥风血雨跟甄嬛传似的。”

        唯一与普通人没有区别的是,今天的变种人们也在赶寒假作业的水深火热之中:D

END




(一个小彩蛋)

        “瘦子,开窗。”

        Scott打到第八个哈欠的时候,就看见那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不耐烦地站在窗外的灌木里敲着窗子。

        他皱着眉打开玻璃窗:“干嘛?”

       “老子从Jean那里收的寒假作业,你凑合着应付一下。”Logan把一摞作业本拍在窗台上,像个刚收完保护费的黑社会头子。

        Scott把作业本接过来,啪得一声用力关上窗:“替我谢谢Jean。”

        Logan在窗外用钢爪对他比了一个中指。Scott嘴角压不住笑意。他只得转过头去,正好对上一排五个看穿一切的亲友。

        我早就说了,Scott跟Logan老师绝对有问题——Pietro对John使眼色。

        John挑眉——你怎么知道?

        Pietro使劲挤眼——你看Scott的眼神!

        John微笑.jpg——看不见眼神,我只看见镭射: )

   

   

评论(24)
热度(174)
  1. 四字箴言盘尼西林_汤圆 转载了此文字

© 盘尼西林_汤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