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放任lofter自由长草中,但还是欢迎偶尔的来客:D
拔杯|EC|福华|狼队|伞修|喻黄|鼠猫|billdip|靖苏|赤黑|
以上cp可能随时都会产粮……换个cp写写也是常有的事,总之是个杂食动物

【拔杯】残次品<5>(双罪犯AU,味觉缺失拔×色盲杯)

-完结章
-本章有肉注意,隐晦意识流,由于很少炖肉所以不香见谅(つд⊂)
-我真的好喜欢看拔杯互怼啊【

上章传送门:04
——————————————————————————————————————————————————————————————————
05 

        “I…”Will对上他的目光,低下头去思考着组织语言,“我为你准备了一个礼物。”

        Hannibal走过去,站在他身边,伸出手去触摸那些被嵌在水泥中定格成永恒的白骨,像对待所有艺术品时那样露出了欣赏的神情:“罗丹的地狱之门。”

        Will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敏锐地察觉到这个男人身上的气场有哪里改变了,却又说不出来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劲。晃动的阴影,男人低沉的声线,心脏在胸膛里跳动的声音,令他心烦意乱。

        他暗自皱起眉,眼前的Hannibal侧过身来看着他,眼中一如既往的含着无限包容:“你永远都在给我惊喜,Will。”

        “你满意就好……这个礼物我准备了五天,本来想今天去找你的,没想到你居然找了过来。”

        “是你不辞而别。”Hannibal的语气像在责怪一个不听话的宠物,“Will,为什么你总要把事情弄得这么难办呢?”

        ——不对,这不对。

        Will下意识地退后,他察觉到这个人言下之意绝不像字面理解的那样。他开始后悔给Hannibal的礼物。那仿佛一把钥匙,转动了潘多拉魔盒的最后一道锁。

        彻底卸下封印的盒子打开了一条缝,仅仅是这样,他便已经感受到了那原本一直被压抑在盒子里的,令人发自内心感到恐慌的未知之物。极致的愉悦与极致的杀意在阴暗中培育出的混沌,名为疯狂。

        “我虽然与你同住,Hannibal,”他的目光渐冷,吐出大胆的反驳,集中起全部的注意力戒备眼前无从揣测的男人,“但这也并不意味着我的自由掌握在你的手中。”

        Will的脉搏在提速,他的血管由于流速的增大扩张而微微刺痒。Hannibal一步一步往前走,他一步一步往后退。直到后背碰上冰冷粗糙的墙壁,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

        Hannibal的唇角始终上扬,那捉摸不透的弧度令人感到深入骨髓的惧意,略显低哑的声音仿佛有致幻剂的效果:“所以这是我的回礼——看着我,Will。看着我。”

        突如其来的强大力道令他猝不及防被卡住了脖子,Will整个人撞到那扇他自己做的地狱之门的门板上,身后嵌在水泥里的骨架硌得他生疼。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痛哼,脆弱的声带便在外界的挤压下再发不出一丝声音。艰难地睁开眼看向Hannibal,那个人魔也在看他,他第一次看清了他眼底的兽。

        “放松,挣扎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Hannibal对上他锋利的目光,微微一笑,手上力道不减,“看着我,别闭眼。”

        Will湖绿色的双眼掀起翻涌的云,死死咬牙支撑着视线的聚焦,眼前黑白的世界在他瞳孔中剧烈颤抖,嗡嗡的耳鸣声震耳欲聋。抖动的残影越来越多,Hannibal棱角分明的面孔一次次变幻。

        黑白,黑白,黑白,黑白,黑白,红,黑白,黑白,黑白,蓝,黑白。

        他在窒息边缘看见了色彩的幻觉,像是出了故障的老式电视机,不停地闪现紊乱失真的图像。

        ——这个人是真的想杀了自己。

        他的手不受控制地发着抖,摸了几次才抓住衣服暗袋里的折叠刀,在陷入昏迷的前一秒狠狠扎进Hannibal的小臂,喷溅出的血液温暖了他因血液不流通而冰凉发紫的唇。

        “哈……哈……哈……”

        Will瘫软地靠在墙上抓紧一切时机大口呼吸,模糊的视野渐渐清明,他动了动脖子,即便是轻微的转动都会牵起疼痛。他怒瞪着面前的对手,敌意从他锋芒毕露的眼中溢出,没有血色的唇颤抖着吐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

        他挣扎着找回了力气,逼身上前一肘砸向Hannibal的颅骨。他侧身避开,顺势扣住Will的肘关节,却被视线之外的一膝盖顶在了小腹,Hannibal弯腰护住人体最脆弱的五脏六腑,退后几步堪堪躲过Will直取要害的拳头,步伐灵活地闪到他一边,五指抓住那柔顺的卷发毫不留情地往墙上磕去。Will左手扣住他的手腕右手迅速从后面按住他的肩,以一个同样的关节技限制了他的发力。

        “看见了吗?Will,我想从神那里还给你的东西。”男人依旧风轻云淡地开口。明明是受制的姿态,明明也因打斗而微微喘息,周身环绕的危险的压迫感却不曾减轻。

        Will没有得到丝毫回话的机会,手下的Hannibal已经作出了反应。男人的手掌反抓住他的小臂往回抽,在他身体前倾的一瞬间抬脚勾倒了他的脚踝。Will重重摔在地上,摔倒前用力扯住Hannibal的领子将他也带倒在自己身上,就地一滚,上下颠倒。一道寒光划破空气,Hannibal在千钧一发间偏头,折叠刀刃在他脸颊留下浅浅的血痕,不偏不倚扎在了他刚刚头颅所在的位置。

        Hannibal回过头在Will拔刀之前咬住刀柄,几经抛转落在了自己手中。刀刃抵着他的喉结,缓缓向前逼近,游刃有余地掌控了局面。金发男人抬手用拇指抹去脸上流出的鲜血,抹开的血迹蹭到了嘴角,刀锋不移直接吻上了Will的唇,Will动了动喉结,那近在咫尺的凶器就贴在他的皮肤上,再挣扎就是大动脉被割破的下场。

        他听见自己哼出破碎的鼻音,铁锈味在口腔中扩散。金属刀尖不知何时挑开了牛仔布料,上半身的炽热与下半身忽然的冰冷形成强烈的反差,刺激着他的神经。Will恶狠狠咬破了Hannibal的舌尖,换来的是男人一拳打在他的脸上,眩晕占据理智。

        脸颊被谁恰到好处地安抚,他像离水的鱼一般痛苦却不甘地做出无济于事的反抗。Hannibal的吻顺着他的脖颈一路往下,一步一蔷薇。伊甸园的蛇缠上了亚当的苹果,鲜红外衣下柔软的果肉咬一口就能泛出甘甜。蛇信触碰到苹果核,唤起一连串的颤栗。

        先是窒息,后是搏斗,生理泪水已将Will的面容弄得一团糟。更经不住最敏感的部位被极尽耐心细致地对待,他呜咽出声,水汽朦胧的双眼浮起享受的意味。紧紧抿着唇,长长的睫毛遮掩了他眼底的沉沦。

        “转过身去,Will,那样也许你会好受些。”Hannibal在他耳边低喃,像一位宽容友善的导师循循善诱,甚至连身上的西装都没有半分不整。

        “Hannibal……”他忽然用力抓住了他的手令他停下动作,目光是最清醒的迷乱,染血的唇艳丽夺目,“我要你对我宣誓,说你对我永远忠诚。”

        Hannibal看着Will那双湖绿色的双眼泛起血丝,猫鼬的利爪藏在情迷意乱的深处。他垂下头,目光溺毙在温柔之中:“我向你宣誓。

        ——我爱你。”

        “你——”Will还未说完的话语被强势的侵入所打断,没有转身,他的眼睛一下子张大,映出的皆是眼前的恋人。他被越来越用力的冲撞送上通天塔的阶梯,不由自主地迎合对方的节奏。承受着洪水的巨浪,不甘示弱地用牙齿隔着衬衫把Hannibal的肩咬出了血,渐渐散开晕染成一个殷红的圆。

        细碎的呻吟随着那圆在他眼前扩大愈发失去控制,通天塔顶端的门也越来越近,从门口泻出的刺眼光线几乎将他随波逐流上下起伏的身形吞没。一浪比一浪高的汹涌潮水将他推到浪尖,直到满天满地皆是白光,直到浪水决堤。

        Will的大脑在冲上最高塔顶的刹那间只剩下一片空白。

        残次品之间,界限开始模糊不清。

        Hannibal眼中的色彩淹没了Will黑白的世界,他舔掉色彩的溢出,像品尝了一杯醇香的红酒,目光餍足。Will全身虚软,剧烈颤抖的画面稳定了下来。棋盘上的白王和黑皇后最终站在了同一颜色。血腥的厮杀后最终还是只剩下了这两个残子。



        “On my way?”




        “一直如此(All the way)。”




END

——————————————————————————————————————————————————————————————————
-一点碎碎念……最后Will和Hannibal感官残缺的恢复其实是两人的共情作用,并没有神奇到可以真正正常,总觉得自己没写清楚所以在这里解释一下orz
-本来只是一个单薄的人设脑洞居然能写到这里,真的感谢看文之后点赞小天使们,你们都是圈内珍宝qwq

评论(10)
热度(57)

© 盘尼西林_汤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