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放任lofter自由长草中,但还是欢迎偶尔的来客:D
拔杯|EC|福华|狼队|伞修|喻黄|鼠猫|billdip|靖苏|赤黑|
以上cp可能随时都会产粮……换个cp写写也是常有的事,总之是个杂食动物

【拔杯】残次品<4>(双罪犯AU,味觉缺失拔×色盲杯)

-本章Hannibal视角
-出现的地名参考了百度上的巴尔的摩地图,如有Bug欢迎指出【毕竟我一个都没去过orz

上章传送门:03
———————————————————————————————————————————————————————————————————
04

        Will已经三天没回家了。

        这是第三天。Hannibal站在落地窗前,窗外的繁华在他眼底被冷淡地贬为空无一物。曾有一个人能被这样高傲的他捧在目光中心,而那个人三天前就从他的生活中忽然消失。并不是彻底的销声匿迹——他有时仍能在新闻上看到关于连环杀人的最新报道。

        事实上,Hannibal对Will的关注比他知道的还要早。

        Will不会记得他第一次杀人时,从那个手术室里走出来擦肩而过的第一个人就是Hannibal。男人看看他消失在医院走廊转角的身影,衣角的血迹隐约可见。Hannibal没有出声提醒,只静静地站在那里,目光意味深长。

        他站了很久,直到那脚步声在耳边渐弱彻底消失不见,五指握上Will刚推门走出来的那间病房,开门走了进去。

        他就知道自己的嗅觉是对的。门后大片大片可怖刺眼的鲜血令他微微扬起了唇角,将门在身后锁上,黑色光亮的皮鞋底踏入血泊。

         “嗒。嗒。嗒。”

         硬牛皮敲打在瓷砖地上,发出清亮悦耳的声音。他在血泊中一步步走到已经看不出人形的尸体面前,神情泰然仿佛只是走过了一条红毯。

        墙上生长着一人高的血痕,从墙的缝隙爬出罪恶的花。在他的目光下微微羞颤。他拿起桌子上未被拿走的病例,一页页翻阅。Will Graham的名字映入眼帘,接着便是满满的对他罕见病情的描述。

        Hannibal低低地轻笑出声,托起尸体的手落下一吻。

        ——感谢这双愚昧而无知的手,摧毁了Will的最后一丝希望。

        他回身最后看了一眼墙上地上满目的绚丽,将这一幕永远铭刻在他的思维宫殿中,开始清理现场一切能给警方提供线索的东西。

        直到现在,Will依旧以为他第一次杀人之后能躲过警方的搜查,是因为运气。

        但他第二次作案的手法就成熟也完善了许多。Hannibal是在电视上看到关于“猫鼬”的报道的——这是警方给Will的称呼,带着一贯嘲讽的意味。

        Will的风格是那么独特而明显。每一次杀人,每一起案件,都有着铺天盖地的鲜红肆意挥霍。Hannibal当然知道那是因为什么,可惜那些愚蠢的警察永远也无法理解这个男人内心的脆弱与绝望。

        他低头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没有一丝味道的液体入喉,他闭上眼用嗅觉弥补味觉的缺陷。电视上关于猫鼬的连环作案还在作着分析和描述,他棕色的双眸浮起危险而愉悦的光。

        Will Graham的名字在他唇齿间碾磨粉碎,溶进了手中的醇香的酒,微麻的口感刺激着神经。每一口浅酌都饱含着他最深沉的思念

        Hannibal开始下意识地关注有关那个人的一切。他的目光开始只容得下他一个人。他的足迹与Will杀人的脚步重叠,他双眼所及之处即是Will所立足之处。

        但他不急。冷静地,耐心地等待着那个男人蜕变为他的同类。

        猫鼬犯罪期间,切萨皮克开膛手的受害者也接二连三出现在玫瑰花盛开的地点。艳红的花瓣仿佛在向另一片殷红吐诉着掩藏在优雅之下的疯狂的倾慕。

        ——那是他的思念逃脱控制。




        Hannibal在三个月后找到了Will。他在那条巷子里观赏了那个人的又一次屠宰。不幸的醉汉被残忍地放干了最后一滴血,Will目光冰冷地将他随手弃在路边。走出了巷子。

        Hannibal站在巷子另一边的阴影中,跟随他来到了几条街外的那个酒吧,看着他向酒保要了一杯鸡尾酒。五彩斑斓的色彩不及那个黑白的人半分惊艳。

        他走过去,坐在他旁边,依旧不紧不慢地维持着他傲人的礼仪:

        “一杯红酒,谢谢。”

        他刻意营造的初遇,Will永远也不会知道。

        Hannibal在落地窗前闭上眼,品尝着过去的点点滴滴。当他睁眼,回忆就连余温也不剩下。他整理好身上的西装,走入城市——那已经变成他对Will的狩猎场。

        花了两天的时间缩小目标的活动范围,与此同时Will继续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连续作案,像是一场角逐,通过电视和报纸证明着彼此的存在。

        「猫鼬继续作案,本星期第三名受害者出现在卡罗尔公园」

        “砰!”Will一拳打在受害者的太阳穴,受害者陷入昏迷。他拖着尸体走入幽深的林荫中。

        路灯一下一下闪烁在Hannibal眼底,他转动方向盘开进了卡罗尔公园的那条路。


        「第四名受害者已确认身份,与卡姆登站血迹核对结果吻合」

        Will用手帕捂住了女性的口,感受到她的瘫软之后装进旅行箱。

        Hannibal蹲下来,指尖触碰上已经清理完血迹却还留着些许印记的地砖,起身。


            「纪念体育场爆出命案,疑似猫鼬的第五名受害者」

        一身清洁工装扮的Will推着巨大的垃圾桶光明正大地从员工通道走出来,桶里依稀渗出干涸的红褐色。

         Hannibal从游客通道随着人流进入体育场,环顾四周。

    
        最终他来到了那个废弃场。就是在那里,他第一次从阴影中走出,他与Will的第一次共鸣。

        熟悉的场景弥漫着熟悉的血腥味,他走向废弃场的深处,血腥味越来越浓郁,场景一寸寸披露在眼前。

        原本空旷的高墙上被水泥垒上了一扇巨大的门,姿势各异的骷髅被镶嵌其中,蜷缩着,倒挂着,伸出一只手挣扎着,仿佛随时都要动起来扑向靠近门的一切生灵。白森森的头骨与水泥的交界处咬合着一圈尖利的不知什么动物的牙齿,细密而整齐,仿佛是门在吞噬这些恶鬼。

        而那些腐烂的残肢断臂缠绕成了门框的主要构成,而整扇门上只有五具尸体是完整的。三具站在门框之上,一具坐在门框下门板上的间隔,一具被固定在门板上,被一只骨手推入地狱。

        五具鲜活的尸体,五个猫鼬的受害者。

        若是普通人看到这幅光怪陆离倒错诡异的画面,估计直接会被刺激得精神失常。但Hannibal看到这杰作的一瞬间就明白了这是在还原那一件在艺术界褒贬不一但他却格外欣赏的名作——罗丹的地狱之门。

        Will站在门前,转过身来。

        ——而Hannibal走向他。

TBC
——————————————————————————————————————————————————————————————————
下章传送门:05完结章

   

评论
热度(43)

© 盘尼西林_汤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