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放任lofter自由长草中,但还是欢迎偶尔的来客:D
拔杯|EC|福华|狼队|伞修|喻黄|鼠猫|billdip|靖苏|赤黑|
以上cp可能随时都会产粮……换个cp写写也是常有的事,总之是个杂食动物

【拔杯】残次品<3>(双罪犯AU,味觉缺失拔×色盲杯)

-虽然看这篇的人很少但哪怕是为了那些给我点小红心的小天使们我都要更下去qwq
-谢谢一直有在看这篇渣文的人(*๓´╰╯`๓)♡

上章传送门:02
———————————————————————————————————————————————————————————————————

03

        车水马龙的街景如潮水般向后方飞掠,深深浅浅的砖块铺成一条向阳的路。行人谈笑着挽着手走来又远去,微风沙沙摇落了一地的只言片语。

        车里很安静,Will和Hannibal都不是喜好喧闹的人,所以没有人会去主动打破这惬意的寂静。金发的男人坐在驾驶位上平稳地掌握着方向盘,而Will就透过玻璃窗,隔着那道无法逾越的沟壑遥望名为都市的彼岸。

        偶尔的阳光穿过树叶的间隙,穿过车窗,吻在他的睫毛末端,在那里洒下细碎的光的尘埃。

       巴尔的摩里的教堂不多,但很幸运就在离Hannibal家不远的地方。Will甚至怀疑他当初买房的时候是不是就考虑到了这点——毕竟,这个人永远都在纵容着他那高尚而曲高和寡的品味,严谨到把生活的每一个细节都布置完美。

        “Will,系上安全带。”Hannibal余光瞥见他不安分地探出头去观望不远处已经可以看到一个尖角的白色教堂,出声提醒。

        “我相信你的驾车技术不会那么糟糕,Dr.Lecter。”略带揶揄地吐出正式而疏离的称呼,他调整了一下坐姿,但还是没有扣上那条硬质的带子,“还有多久到?”
   
        身旁的Hannibal游刃有余地驾着车,嘴角噙着一丝弧度:“快了。”
       
        ——阳光下的,有血有肉的两个人。此刻的他们就像是世界上所有普通朋友那样默契地共处着。

        Will渐渐明白Hannibal想展示给他的是什么——带给他堕落的欢愉,也教会他享受正常人应有的时光。他明白他们是站在同一阵营的对弈者,与世界为敌,却也不与彼此为友。

        他们之间的信任,立足于残次品和残次品之间的互相救赎,也立足于罪犯和罪犯之间的互相摧毁。




        上帝的被害者。人间的加害者。




       彼此相依,彼此相异。

       彼此相爱,彼此相害。





         “Will?”

        男人的声音唤回了他双目的聚焦,他看清眼前林荫鸟鸣的道路,与眼前的卖报童。

         “下了车之后就一直在走神,想到了什么吗?”
  
        “不。”Will唇边浮起意味不明的笑意,透过眼球细密的毛细血管冷眼俯视着一贯黑白的世界,“今天阳光很好。”





   
        「“猫鼬”与切萨皮克开膛手陷入爱恋」

        卖报童手中报纸上的头条赫然印着几个大字。作为当事人Will看到这个标题的一瞬间没有丝毫紧张,连胸口的起伏都没有增大哪怕是一个幅度。他甚至心情不错地在三三两两买报的人群中也买下了一份。

        他察觉到了自己的蜕变。从猎物的位置变成了猎手,曾经的脆弱与恐慌荡然无存。

        这巨大的变化当然是拜他的恋人所赐。眼前Hannibal拿出常备的纯白手帕细心而绅士地替他擦去指尖沾上的油墨,一如他每一次替他拭去十指间喷溅上的血珠那样——尽管那两者在他眼里都是同一种黑色。

        “你会杀了他。”Will突然地开口。问句,却是无比笃定的陈述句口吻。

        突如其来的发话并没有阻碍Hannibal理解他的意思。清理干净了最后一抹墨迹,男人有条不紊地收好手帕:“当然。把没有熨过的报纸拿出来卖,导致字迹印到客人手上。这很失礼。”

        Will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年纪不大的卖报童,早已接受他残酷似暴君的道德观,眼底闪烁着隐隐的兴趣:“他会被做成什么?”

        “Never ask.”优雅的人魔微微一笑,注视着他摄人心魂的湖绿色眸子,“Don't spoil the surprise. *1”

        “我期待着他加入我们的晚餐。”他隐晦地建议道。

        “也许你更愿意在晚宴上见到他。”Hannibal进一步提出邀请。

        Will扬起嘴角:“再好不过。”

        去往教堂的路并不漫长,那是他们此行的目的地。Hannibal钟情于那些艺术。但Will更愿意把它理解为一场巡游——Hannibal喜欢掌握生死,喜欢看那些蝼蚁对着自欺欺人的信仰膜拜盲从——他喜欢扮演上帝。

        唱诗班的孩子吟咏着清澈的天籁,对圣母玛利亚的歌颂回荡在高敞的圆形穹顶。整块洁白的大理石托起令人呼吸困难的气势一仰难尽,顶端镶嵌的巨大十字架闪着低调却庞然的微光。玻璃彩画被高高洒落的神光笼罩,投影在地上铺成一幅足以覆盖半个教堂的画作。那画中的神明被天使围绕着奏乐,展开神圣的羽翼,降临人间带来拯救与庇护。

        高耸的七棱柱下,叶状的礼台上摆放着一本黑皮金边的圣经,古旧而厚重。再往下,一排排整齐的木质长椅从礼台一直排列到教堂门口,中间空隔开一条精致花纹方砖铺成的通道,Hannibal和Will从尽头走来。

        面前的男人一身定做的正装,设计别致,简约而不失典雅。Will虽然不及那么讲究,但也算得体。一件稍微休闲的西装外套,打着一条暗红如酒的领结。

        那是Hannibal为他选的,他并不知道那是怎样一种色彩,但那个人说这样的颜色点缀在他身上,很美。

        他扯了扯领结,颈部被禁锢的不适令他不禁皱眉,Hannibal已经选好了位置坐下。在这访客稀少的教堂中,他选在了第二排的位置。

        “Will,那很适合你。”看见他的动作,他唇角微勾。

        “可我不喜欢。”Will坐在他旁边。

        他转过头来,淡淡回应:“教堂还是要穿正式些,这是基本礼仪。”

        “我知道。”Will撇撇嘴,“我只是不习惯——而且我甚至不知道这条领结在我身上是什么样的。”

        “一种诱人而危险的颜色。”Hannibal向他描述,声色中渐渐泛起欣赏,“极度鲜艳,极度妖媚,极度致命。”

        他与他的双眼对视:“你很喜欢这种颜色?”

        “并不是最喜欢的。”

        Will微微蹙眉,顺着他的话问下去:“你最喜欢的颜色是什么?”

        “黑与白。”Hannibal吐出圆润流畅的音节,他的问题仿佛是在意料之中,但他的回答却在他的意料之外。

        Will嘴角牵强地挑起一丝讽刺,彩绘的玻璃映在他眼底被夺去了斑斓的色彩:“那你真应该来我的世界看看。”

        “我曾有幸窥得惊鸿一瞥,透过那扇它偶然向我打开的窗。”Hannibal深沉如街灯的目光望入他那双湖绿色的眼眸,意有所指,“我期待着它的大门也能向我敞开。”

        Will沉默。对方的目光从眼眸转到他的颈间:“酒红色很适合你的气味,Will,我能从中品尝到血肉的味道。”

        “你没有味觉。”

        “神有味觉,但他也无法尝到这种滋味。”Hannibal移开目光,望向教堂最前端一幅幅巨大的壁画。
      
        Will顺着他双目所向望过去,伸开双臂架在长椅椅背上。映入眼帘的是逼真而惟妙惟肖的油画,带着浓浓的欧式风格,古典而大气。他闭上眼,光道似钟摆扫过眼前的黑暗。

        一下。

        两下。

        再度睁眼时他已经站在了壁画的场景中。上帝的羔羊虔诚地向神祈祷,天堂之阶上万人跪拜。他站在向神谕臣服的羔羊背后,仰望天堂。他看见了一条铺满尸体与血的道路。

        灵感如慢镜头下落地炸开的红酒杯,迷醉的液体如花四溅。

        Will决定给Hannibal准备一件礼物。

TBC

———————————————————————————————————————————————————————————————————

*1:“永远别问,别毁了惊喜。”——出自原剧台词

传送门:04

评论(4)
热度(55)

© 盘尼西林_汤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