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放任lofter自由长草中,但还是欢迎偶尔的来客:D
拔杯|EC|福华|狼队|伞修|喻黄|鼠猫|billdip|靖苏|赤黑|
以上cp可能随时都会产粮……换个cp写写也是常有的事,总之是个杂食动物

【拔杯】残次品<0-1>(双罪犯AU,味觉缺失拔×色盲杯)

00

        Will从小就发现自己与别人不太一样。

        比如小学的时候老师让同学们找不同,他总是盯着那两幅图片半天也答不出来。他不明白为什么其他人总能一眼就分辨出不同——那在他眼里明明是一模一样的图案。

        直到初中他才明白,自己是被夺走了看见色彩的权利。

        鲜红的,碧绿的,湛蓝的,倒映在他眼中全都变成了没有一丝温度的黑与白。

        太阳光与手术台的灯光一样冰冷,天空与病房的墙壁一样惨白。

        躺在手术台上的他被许诺一个拥有色彩的梦,摘下纱布时却看见了世界的裂痕。那个被人用谎言编织的梦境随着纱布的掉落分崩离析。

        Will笑了。

        他用刀背粗暴地锯开医生的喉,被钝器所开的伤口格外狰狞,大动脉的切口有鲜血喷涌而出泼满了墙壁,他面无表情地将手中那具已经被夺去了色彩的垃圾扔在血泊中,嘲讽地凝望那一片黑白映出的黑白的自己。

        瞳孔微微颤抖,双手肌肉不自觉地抽搐。

        耳膜连接的末梢神经传来血液里的恶魔尖叫着扭动的声音,恐惧和兴奋交织在骨骼深处发出最悲怆的颤栗。





         ——看啊,神。
         ——这就是你如何抛弃我的。





01

        Will第一次遇到那个男人是在酒吧里。那时他刚在几条街之外的一段巷子里结束又一个人的生命,独自坐在吧台点了一杯鸡尾酒。

        他的手托着高脚杯中分层的液体,想象那会是多么绚丽的色彩。低头在杯沿嗅了嗅,淡红的唇沾上醉意。他回想起每一次杀人的时候,都几乎是刻意让血液放肆地飞溅满整个空间。他所无法拥有的,那些鲜艳的颜色。

        用舌尖感受着鸡尾酒的甘甜,味蕾被灼痛。身边传来声响,那个男人在已经有些微醉的他身旁坐下:“一杯红酒,谢谢。”

         Will侧过头去看他,复而回头,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很粗鲁的喝法。不像是在喝酒,”他听见身旁人这么评价,“而像沙漠中的人渴求着泉水。”

        “也许吧。”他耸了耸肩。他从男人那双深邃如潭水的眼中读不到恶意,更多的却是一种优雅的调侃和试探。

        男人的红酒被盛好递了过来,他看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托起圆润的杯壁,缓缓地送到嘴边,闭上眼沉醉于沁人的酒香中。

        那是Will第一次见到Hannibal。

        他知道他嗅到了他指尖的血腥气。他们是同类。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却不知是因为被人看透的恐惧还是被人看透的狂喜。

        Hannibal转过脸来,对他微微一笑。







        Will一点也不吃惊在他下一次杀人时,那个男人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甚至在心里有一种期望得到了实现之后的喜悦。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从激烈的搏斗中缓过来,眼前是他一贯血腥夸张的作案现场,大片大片的血迹肆无忌惮地炫耀着胜利的旗帜。

        “是你。”他从喘息中抽出空来,眼睛微微转动,落在了Hannibal所站立的地方。

        ——站在鲜血与肮脏的另一端,含笑的目光欣赏却又像是从天堂般遥远的距离俯视下来——高傲的死神。

        “是我。”Hannibal的举止依旧绅士,点头致意,“介意我踏足你的作品么?”

        Will看了看脚边和身旁泼洒一地的鲜血,明白他所指的就是这一场残暴的杀戮盛宴。那大朵的花绽放在墙壁上,宛如最意象的壁画。他摇了摇头:“不。”

        Hannibal向他走来,用随身携带的洁白的手帕温柔地擦去了他额角因打斗而流的血。站在他身边与他并肩面向满墙的鲜红,声线低沉而蛊惑:“这很美。”

        Will闭上双眼,嘴唇发白:“我只是想看见更多的色彩。”

        他能感受到Hannibal在端详他,总结:“神的残次品。”

        “多么不公平。”他自嘲地轻笑一声。

        “Just like a dog.” Hannibal偏过头去,饶有兴趣地看着他,薄唇吐出近乎残忍的玩笑话。然而不等Will浮起怒意便很快接着说了下去:“我也被神夺走了一些东西。”

        Will深吸了一口气,压下被他比作犬类时心底被轻易挑起的怒气和被刺痛的自尊。等着他把话说完。

        “我没有味觉。”男人说道,语气依旧温和平静,却令Will浑身发冷。先前的猜测在他心中被确定。

        “所以你……吃人。”他再次感受到了那种灵魂在天灵盖底下被扼住了咽喉的感觉,窒息的兴奋感令他的声音不自觉流露出一丝梗塞,“你是那个被通缉的食人魔。”

        Hannibal没有回答他,嘴角上扬:“Will,你我皆是神的残次品。但我们可以令彼此完整。”

        一瞬间的疲软令Will近乎脱力,他才惊觉自己的神经原来一直都在紧绷着。直到此刻才彻底放松下来,铺天盖地的疲惫和孤独在此刻找到了归宿。

        他看见那个死神般的男人背后张开白森森的骨翼,将他环抱。

        他闭上眼睛。用沾满血腥杀戮之气的双手回拥堕落。

     


         『他们是同一辆列车上的乘客,而那辆列车通往地狱。』

       
   

       
TBC
————————————————————————————————————————————————————————————————
传送门:02

评论(6)
热度(63)
  1. 喵酱盘尼西林_汤圆 转载了此文字

© 盘尼西林_汤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