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放任lofter自由长草中,但还是欢迎偶尔的来客:D
拔杯|EC|福华|狼队|伞修|喻黄|鼠猫|billdip|靖苏|赤黑|
以上cp可能随时都会产粮……换个cp写写也是常有的事,总之是个杂食动物

【拔杯】眠于黑暗(一发完,中世纪死刑AU)


*『如果一切黑暗都能被光明驱散,那么人类将永远失去安眠的权利。』



       “咚。”

        尖锐的铁钉扎入手腕。一道细细的血流顺着皮肤往下淌。

        “咚。”

        随着再一次敲击,喷溅出的血沫落在Will眼底,那片灰蓝的海无涛无际。

        “咚。”

        扶钉的手被血染得狼藉不堪——

        “嗒。”

        血滴落地。

        Will后退几步,松开手中行刑的圣锤,砰然的落地声掀起了周身一浪比一浪高的欢呼。叫嚣着,喧嚷着,沸腾着,讥讽着。狂欢的人群在此时此地见证撒旦的裁决,跪在神圣的刑台下乞求黎明。

        若是平时,Hannibal大概会带着他完美的修养和美学站在人群之外,用唇角冰冷的弧度来欣赏这一出丑陋的闹剧。然而他没有。因为那个被倒钉在逆十字架上处予死刑的人,正是那个优雅的恶魔。

        “Will.”他看着眼前亲手执行死刑的男人,“非常完美的行刑,你的手没有抖。”

        “因为我已经幻想这一幕幻想了太多,太多次。”Will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不带一丝情感的语调里埋藏着熊熊燃烧的恨意。行刑的十字架比地面要高,他站在十字架下,微微仰首。

        Hannibal扬起极浅极浅的笑,就如他千百次与他共进晚餐时那样游刃有余的笑——但这激怒不了他,他早已学会与撒旦共处。

        “你对于邪恶怎么看,Will?——告诉我,你如何判决善恶。”

        “我没有义务与你闲聊,Dr.Lecter.”

        “看你周围——”他却没有停,“这些肆意嘲笑着的蚁群,就是你所守护着的善。告诉我Will,杀了我——让你感觉到清理罪恶的快感了吗?”

        暗金短发的男人低沉的声线持续响起,每一个字都增大着Hannibal自己的呼吸困难。有力的双臂即便在这时也精准冷静地缩放,以帮助胸膛在这倒吊的压迫仍能起伏。

        他将死。

        作为行刑者的Will无比清楚这点,但他却移不开脚步。

        他也没有回答Hannibal的话,只任由风吹开他额头微卷的发和颈间的衣领。风永远是那么自由,仿佛要吹散一切,包括周身人群歇斯底里兴奋的呐喊。

        “This is my forgiveness.”他在风中深吸了一口气,眼前的逆十字与逆十字上的人被随之而来从云间洒落的光投映成剪影,“I can forgive you,by this punishment.”

        “I forgive you too.”Hannibal闭上了双眼,依旧挂着胜利者的微笑,“Will,你是那么清楚你的阴暗,以及你我之间早已不能用善恶来衡量的这个事实。”

        光爬上街道,亲吻着地平线的脚尖。

        那个血泊中心垂死的男人半睁开眼,极尽温柔:“你的平静栖居于黑暗,Will,光明只会令你无处遁形。

        “So I forgive you too,by all the nights you can't sleep.”

        最后一丝灰暗被从天地间驱散,神赐盲目的乞者予光明。

        ——破晓。

评论(4)
热度(18)

© 盘尼西林_汤圆 | Powered by LOFTER